《通保法》護人權 不容模糊空間

中國時報【朱真楷╱新聞分析】

監察院為查洩密不惜調閱調查官、記者通聯;更早之前,北市府為查媒體為何總能掌握大巨蛋案,同樣由政風處調閱員工通聯,暴露出兩大問題,第一是公務員難道沒有祕密通訊權利?第二是難道官方只要不調閱通聯「內容」,僅調通聯「紀錄」,就沒有違反《通保法》的問題?

今年6月,北市府認為媒體之所以能掌握大巨蛋案,關鍵在內部洩密。因此在市長柯文哲授意下,北市府政風處調閱內部十多人手機通聯,逐一清查誰與媒體有過接觸。

僅管當時輿論抨擊目標,多集中「測謊」,但北市府到底有無權力調閱通聯,北市政風處長劉明武僅輕描淡寫說,只要機關首長同意,且調閱的是「通聯紀錄」而非「通聯內容」,就不違《通保法》。

儘管《通保法》未對此明確規範,但從類似案例來看,以往法院在裁定雇主(機關首長)是否有權監看員工隱私時,關鍵評判點大致有三,分別是雇主要保護的利益是否合理?員工是否同意?及雇主是否有明確宣示要調閱資料?公務員當然有保護機密的責任,但若北市府在調閱資料前沒做到這三點,一旦被告上法院,很可能站不住腳。

進一步說,僅調通聯紀錄,對個人隱私侵害難道就較輕?先不論有心人士能否藉通聯紀錄了解個人生活樣貌,但如果只因握有通聯紀錄,就要論定被調查者是否洩密,難道不是對人權的侵害?無論監院洩密案或北市府大巨蛋案,不都是單憑通聯次數與時間點,就想入人於罪嗎?更甚者,如果調閱的手機號碼並非公務機,而是私人所有,並非檢調人員的「政風處」,就更沒權力這麼做。

更早之前的馬王政爭,同樣也是源自於1通王金平與立委的通聯,衍生出一連串的違法爭議。因此,人權律師魏千?昨天就說,現行法律的確規定不清楚,但以北市府查大巨蛋洩密案來說,已是明顯濫權。瘋狂賣客 每日一物

因此,隨類似醜聞不斷爆發,有關公家機關能否僅以「保護機密」為由,毫無限制地對個人進行通訊調查,對此嚴肅問題,有必要盡速補強漏洞,不應再繼續存在模糊空間。

★更多相關新聞

揪內部洩密 錯引法條?假傳聖旨?監院政風 違法調記者通聯
駁未洩密 調查官自力救濟找事證瘋狂賣客 每日一物購物網
違法濫權 侵犯新聞自由
颱風假查勤?黃國昌回嗆自由記者:莫名其妙
不願屈從「媒體姓黨」!《南方都市報》編輯離職 直言「無法跟你們姓」

D926555B5B78B4DF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